AOA官方入口_AOA体育官网下载链接_aoa体育APP下载

大明第一男主角,为何是一位地道广东人?

作者:周松芳 钟哲平
11月28日,以“岭南才子柳梦梅”为主题的“岭南文化新讲”第六讲活动在楠枫书院开锣。本次活动由南方传媒和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联合主办,文史学者周松芳先生主讲,作家钟哲平主持。

“一个江西老表来了一趟广东,就让一个广东才子做了大明第一男主角。”

这一描述听着戏谑,却真真切切地提炼了岭南文化史上一段精彩的篇章,那就是明代戏剧家汤显祖创作《牡丹亭》的故事。


图片1.png

《牡丹亭》

 [明]汤显祖 著,蔺文锐 评注

中华书局,2016-11

 

汤显祖是中国伟大的文学家、戏剧家,他的《牡丹亭》是明代传奇戏剧发展的最高峰。美国文艺评论家丹尼尔·S·伯特出版的《100部剧本:世界最著名剧本排行榜》一书中,《牡丹亭》名列第32位,是唯一入选的中国作品。杜丽娘与柳梦梅这对青年男女勇敢追求爱情的故事,可谓家喻户晓,吟唱出了中国人心目中最美的爱情传奇。

对于岭南文化而言,《牡丹亭》还有一层别样的渊源。汤显祖被贬广东的经历,给这一巨著刻下了鲜明的岭南烙印;而他笔下的男主角柳梦梅,更是一位透着十足“广东味”的岭南才子。遍览整个中国文学史,柳梦梅不仅是第一个正面光辉的岭南人物形象,也堪称第一个有鲜明而强烈的地域色彩的典型人物形象。

11月28日,以“岭南才子柳梦梅”为主题的“岭南文化新讲”第六讲活动在楠枫书院开锣。本次活动由南方传媒和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联合主办,文史学者周松芳先生主讲,作家钟哲平主持。

此外,这次活动还请到了星海音乐学院教育部普通高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(粤剧)传承基地的师生们,给现场观众带来新编粤曲《游园惊梦》的精彩表演。


活动回顾视频


人物塑造:柳梦梅的岭南印记


当代著名剧作家田汉评价汤显祖,有“徐闻谪后愁无限,庾岭归来笔有神”、“柳垂横浦岭梅香,若士南归写丽娘”之语,指出汤显祖贬官岭南的经历对《牡丹亭》的创作有着深远的影响。而周松芳先生认为,柳梦梅这个典型的岭南才子形象,正是这一渊源的集中体现。


微信图片_20211130172518.jpg


从人物原型上说,汤显祖的岭南故交当中,东莞人祁衍曾与柳梦梅最为相似。祁衍曾与汤显祖最为要好,为人至情至性,豪放不羁,尤其能为至爱红颜豪掷千金。汤显祖曾有诗记祁衍曾:“男儿生不遇风尘,酒妇人中顿此身。一掷蛾眉能百万,看君似是有心人。”这一因痴而豪的形象,与《牡丹亭》中柳梦梅痴情于杜丽娘,执意掘墓开棺,为此不惜犯下死罪的豪侠形象,正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戏剧发生的情境也凸显了岭南印记。《牡丹亭》改编自话本小说《杜丽娘慕色还魂》,话本小说中的柳梦梅原本是四川籍才子,而在汤显祖的改编当中,“柳梦梅”三个字都被赋予了岭南的特征。“柳”是托名柳宗元后裔的地道广州人。“梦”体现在柳杜二人梦中相会的《惊梦》一曲,杜丽娘上场即说“晓来望断梅关, 宿妆残”。梅关是古代进入广东的要道,她跟柳梦梅的故事还没有发生,就已定调岭南了。“梅”也是特指化的:汤显祖被贬岭南时,深爱罗浮山的梅花,写下好几首梅花树下梦美人的诗,以梅花的意象来象征爱情。

汤显祖在创作当中,还给柳梦梅这个男主角贴上了鲜明的岭南标签。如《骇变》一出,大家发现杜丽娘坟被挖,立刻想到是柳梦梅干的。剧中云:“柳梦梅岭南人,惯了劫坟”,只有广东人才敢这样“无法无天”。终出《圆驾》里,岳丈杜宝嘲讽柳梦梅长得好看是吃槟榔吃出来的,柳梦梅立刻反击:“你骂俺岭南人吃槟榔,其实柳梦梅唇红齿白。”我就是长这么帅,你不服吗?类似这样的标签在剧里还有很多。

凡此种种,《牡丹亭》把柳梦梅这个“大明第一男主角”塑造成了一个地道的岭南才子。周松芳先生说,由于古代广东地处蛮荒,古时广东人常有文化上的不自信。但汤显祖笔下的柳梦梅却是个例外,他对自己岭南人的身份,是感到很自豪的。


创作灵感:汤显祖的岭南见闻


在柳梦梅这一形象以外,汤显祖创作《牡丹亭》还有其他源自岭南的诱因和动力,与汤显祖被贬岭南的所见所闻密不可分。

从《牡丹亭》的主题上说,它贯穿始终的精神内核,在于至情至性的爱情追求。汤显祖在题记中写道,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”,只有这样才算是至情。而周松芳先生认为,汤显祖的“至情”观念,正与他受到的岭南民歌的陶冶有关。汤显祖爱听岭南民歌“踏踏词”,自己也模仿创作过,晚年听到广东歌女唱《夜难禁》,还为此彻夜难眠。而当时岭南民歌的特点就是 “辞必极其艳,情必极其至”(屈大均语),与内地“发乎情,止乎礼”的禁忌是迥然不同的。显然,《牡丹亭》和汤显祖喜爱的岭南民歌,有着高度一致的精神内核。

 


微信图片_20211130172634.jpg


另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是,汤显祖为何要把岭南背景作为《牡丹亭》里的重头戏,塑造出如此鲜明的地域特征?周松芳先生认为,这离不开当时岭南的经济文化基础。明代中后期广州“一口通商”,外贸十分发达,当时有个词叫“走广”,正是明代版的“发财到广东”。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文化的进步,汤显祖同年进士当中就有6个广东人。可见当时广东已不再是“蛮荒之地”,而是重要的经济文化中心。

正因如此,汤显祖才得以在贬官的旅途中,才如泉涌,纵情歌唱。他一生创作了2000多首诗歌,在广东写的将近两成,分量很大,广州、澳门、罗浮山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赞美诗篇。他一生只写了3篇“论”,其中2篇写于广东。在《牡丹亭》里,他多次写到了岭南的酒和香料,还把澳门、罗浮山等地写进了剧中。周松芳先生说,与以前被贬广东的文人相比,汤显祖是“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力歌颂广东的大文人”,并因此塑造出柳梦梅这一具有鲜明岭南色彩的人物形象。这在中国文学史上,在岭南文化史上,都具有深远的意义。

这场“岭南文化新讲”活动,还有一个特别的环节。《牡丹亭》作为一代巨著,被全国各剧种多次改编演绎,当中也有岭南的粤剧。为此,活动特别邀请了星海音乐学院教育部普通高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(粤剧)传承基地的师生们,为观众现场演绎《牡丹亭》最具盛名的段落——《游园惊梦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一节目是师生们为了此次活动,专门创编创排的,融汇了昆曲和粤曲,传统和现代的特点。花腔婉转的唱词,悠扬动听的演奏,淡白素雅的人物造型,让观众领略到了杜丽娘和柳梦梅亦真亦幻,至情至性的浪漫爱情。


对谈:戏剧的雅与俗


钟哲平:莎士比亚的戏剧似乎是悲剧更多,而汤显祖笔下的爱情故事,最终还是安排了大团圆结局。王国维说,中国的戏曲小说,始于悲者终于欢,始于离者终于合,始于困者终于亨。汤显祖把美好的夙愿寄托于笔下人物的悲喜,这是否中国文人常见的创作心态?

周松芳:首先在文学史上,无论中外,悲剧确实是更感人更动人的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悲剧更能打动人的心弦,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这与社会心理有关系。

第二,虽然大家都认同这一点,但西方人能直面这一点,而中国人不太愿意。中国说“礼乐”,最后还是回到“乐”上面来,所以要安上一个大团圆的结局。

第三,这也是市场的需要。古代的戏剧,除了少数的宫廷剧团之外,绝大多数都是面向市场的,市场上需要这么一个东西,就像现在看电视剧一样的,一样也是大团圆的结局,男女主角不能太悲了。

回到《牡丹亭》来讲,我的理解它这个大团圆的结局只是一个勉强的面纱,本质上汤显祖认为它就是一个悲剧。它结局怎么结的?杜丽娘的父亲一直不认可,从头到尾不认可,不认可他女儿的还魂,不认可他们之间的爱情和婚姻,最后皇帝出来,强行安上大团圆的结局,但是从他岳父的心里是没有接受的。强扭的瓜会甜吗,会幸福吗?总而言之这个大团圆是强行安上的大团圆。

 


微信图片_20211130172841.jpg


钟哲平:粤剧对于名著的改编向来很灵活,往往趋向于世俗化和才子佳人化,而淡化历史感。名著入戏曲、入说唱,大大增加了名著的传播性,不再局限于案头文学,不再局限于文人士大夫之中流传。但也有人反对戏曲对于名著的改动,比如龚自珍就很反感“文人珠玉女兒喉”。如何看待这种戏曲与文学的普及性与深刻性之间的取舍?

周松芳:我觉得我们要时时致敬原著,回到传统,但改编也是必须的。一方面你要随着观众、随着时代、随着地域而变,为什么说必须?从汤显祖时代开始,汤显祖写这部著作首先面对的是弋阳腔,也就是高腔的观众,其实它是不太适合昆曲的。其次他写的时候,虽然他懂戏,但是有时候情之所至会出律,不会按照格律来。尤其是《牡丹亭》,因为《牡丹亭》对他来说太重要了,寄托了他一生的情怀,所以他在创作的时候是当诗句来写,情感是第一位的,表演是第二位的。他说过这些演员老是不能理会我的意思,所以我要“自掐檀痕教小伶”,我要亲自来教他们,它太雅了,太深刻了。他还说我宁愿“拗折天下人嗓子也不改”,他针对昆腔要改他的东西,他就反对,他说我宁愿“拗折天下人嗓子”也不欢迎你们改。

后来我专门问过一个研究曲谱的师妹,她说昆腔也在调整,也在变。任何一个东西都是有发展的。所以我们要从发展的视角来看,完全按照昆腔就没法演,但是这么好的一个剧本不演可惜了,所以改编是必须的。

但历史上确实有些不成功的东西,对作者不够尊重,对原著不够尊重,因此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尊重原著。


嘉宾简介


640.webp (3).jpg

主讲嘉宾:周松芳


文学博士、文史学者、专栏作家,中山大学非遗中心兼职研究员。出版学术专著《汤显祖的岭南行:及其如何影响了〈牡丹亭〉》《岭南文化读本系列:岭南饮食文化》《自负一代文宗:刘基研究》等。


640.webp (4).jpg

主持嘉宾:钟哲平


岭南文化学者,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作家,《广东音乐研究》编辑,星海音乐学院“教育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(粤剧)基地”兼职研究员。著有《粤剧的四次绝处逢生》《粤韵清音——广府说唱文学》《粤人情歌——百年粤剧文化札记》等。主持“粤剧学者沙龙”和“粤剧记忆访谈”项目。


粤曲《游园惊梦》演出团队
撰曲:陈锦荣
编曲:谢欣然
杜丽娘:戴晓静
柳梦梅:伍家辉
头架:陈美力
掌板:朱俊杰
扬琴:郭佩丽
琵琶:李君熙
竹笛:李源锥
小锣:梁倩瑩
大明第一男主角,为何是一位地道广东人?
作者:周松芳 钟哲平
11月28日,以“岭南才子柳梦梅”为主题的“岭南文化新讲”第六讲活动在楠枫书院开锣。本次活动由南方传媒和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联合主办,文史学者周松芳先生主讲,作家钟哲平主持。

“一个江西老表来了一趟广东,就让一个广东才子做了大明第一男主角。”

这一描述听着戏谑,却真真切切地提炼了岭南文化史上一段精彩的篇章,那就是明代戏剧家汤显祖创作《牡丹亭》的故事。


图片1.png

《牡丹亭》

 [明]汤显祖 著,蔺文锐 评注

中华书局,2016-11

 

汤显祖是中国伟大的文学家、戏剧家,他的《牡丹亭》是明代传奇戏剧发展的最高峰。美国文艺评论家丹尼尔·S·伯特出版的《100部剧本:世界最著名剧本排行榜》一书中,《牡丹亭》名列第32位,是唯一入选的中国作品。杜丽娘与柳梦梅这对青年男女勇敢追求爱情的故事,可谓家喻户晓,吟唱出了中国人心目中最美的爱情传奇。

对于岭南文化而言,《牡丹亭》还有一层别样的渊源。汤显祖被贬广东的经历,给这一巨著刻下了鲜明的岭南烙印;而他笔下的男主角柳梦梅,更是一位透着十足“广东味”的岭南才子。遍览整个中国文学史,柳梦梅不仅是第一个正面光辉的岭南人物形象,也堪称第一个有鲜明而强烈的地域色彩的典型人物形象。

11月28日,以“岭南才子柳梦梅”为主题的“岭南文化新讲”第六讲活动在楠枫书院开锣。本次活动由南方传媒和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联合主办,文史学者周松芳先生主讲,作家钟哲平主持。

此外,这次活动还请到了星海音乐学院教育部普通高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(粤剧)传承基地的师生们,给现场观众带来新编粤曲《游园惊梦》的精彩表演。


活动回顾视频


人物塑造:柳梦梅的岭南印记


当代著名剧作家田汉评价汤显祖,有“徐闻谪后愁无限,庾岭归来笔有神”、“柳垂横浦岭梅香,若士南归写丽娘”之语,指出汤显祖贬官岭南的经历对《牡丹亭》的创作有着深远的影响。而周松芳先生认为,柳梦梅这个典型的岭南才子形象,正是这一渊源的集中体现。


微信图片_20211130172518.jpg


从人物原型上说,汤显祖的岭南故交当中,东莞人祁衍曾与柳梦梅最为相似。祁衍曾与汤显祖最为要好,为人至情至性,豪放不羁,尤其能为至爱红颜豪掷千金。汤显祖曾有诗记祁衍曾:“男儿生不遇风尘,酒妇人中顿此身。一掷蛾眉能百万,看君似是有心人。”这一因痴而豪的形象,与《牡丹亭》中柳梦梅痴情于杜丽娘,执意掘墓开棺,为此不惜犯下死罪的豪侠形象,正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戏剧发生的情境也凸显了岭南印记。《牡丹亭》改编自话本小说《杜丽娘慕色还魂》,话本小说中的柳梦梅原本是四川籍才子,而在汤显祖的改编当中,“柳梦梅”三个字都被赋予了岭南的特征。“柳”是托名柳宗元后裔的地道广州人。“梦”体现在柳杜二人梦中相会的《惊梦》一曲,杜丽娘上场即说“晓来望断梅关, 宿妆残”。梅关是古代进入广东的要道,她跟柳梦梅的故事还没有发生,就已定调岭南了。“梅”也是特指化的:汤显祖被贬岭南时,深爱罗浮山的梅花,写下好几首梅花树下梦美人的诗,以梅花的意象来象征爱情。

汤显祖在创作当中,还给柳梦梅这个男主角贴上了鲜明的岭南标签。如《骇变》一出,大家发现杜丽娘坟被挖,立刻想到是柳梦梅干的。剧中云:“柳梦梅岭南人,惯了劫坟”,只有广东人才敢这样“无法无天”。终出《圆驾》里,岳丈杜宝嘲讽柳梦梅长得好看是吃槟榔吃出来的,柳梦梅立刻反击:“你骂俺岭南人吃槟榔,其实柳梦梅唇红齿白。”我就是长这么帅,你不服吗?类似这样的标签在剧里还有很多。

凡此种种,《牡丹亭》把柳梦梅这个“大明第一男主角”塑造成了一个地道的岭南才子。周松芳先生说,由于古代广东地处蛮荒,古时广东人常有文化上的不自信。但汤显祖笔下的柳梦梅却是个例外,他对自己岭南人的身份,是感到很自豪的。


创作灵感:汤显祖的岭南见闻


在柳梦梅这一形象以外,汤显祖创作《牡丹亭》还有其他源自岭南的诱因和动力,与汤显祖被贬岭南的所见所闻密不可分。

从《牡丹亭》的主题上说,它贯穿始终的精神内核,在于至情至性的爱情追求。汤显祖在题记中写道,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”,只有这样才算是至情。而周松芳先生认为,汤显祖的“至情”观念,正与他受到的岭南民歌的陶冶有关。汤显祖爱听岭南民歌“踏踏词”,自己也模仿创作过,晚年听到广东歌女唱《夜难禁》,还为此彻夜难眠。而当时岭南民歌的特点就是 “辞必极其艳,情必极其至”(屈大均语),与内地“发乎情,止乎礼”的禁忌是迥然不同的。显然,《牡丹亭》和汤显祖喜爱的岭南民歌,有着高度一致的精神内核。

 


微信图片_20211130172634.jpg


另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是,汤显祖为何要把岭南背景作为《牡丹亭》里的重头戏,塑造出如此鲜明的地域特征?周松芳先生认为,这离不开当时岭南的经济文化基础。明代中后期广州“一口通商”,外贸十分发达,当时有个词叫“走广”,正是明代版的“发财到广东”。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文化的进步,汤显祖同年进士当中就有6个广东人。可见当时广东已不再是“蛮荒之地”,而是重要的经济文化中心。

正因如此,汤显祖才得以在贬官的旅途中,才如泉涌,纵情歌唱。他一生创作了2000多首诗歌,在广东写的将近两成,分量很大,广州、澳门、罗浮山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赞美诗篇。他一生只写了3篇“论”,其中2篇写于广东。在《牡丹亭》里,他多次写到了岭南的酒和香料,还把澳门、罗浮山等地写进了剧中。周松芳先生说,与以前被贬广东的文人相比,汤显祖是“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力歌颂广东的大文人”,并因此塑造出柳梦梅这一具有鲜明岭南色彩的人物形象。这在中国文学史上,在岭南文化史上,都具有深远的意义。

这场“岭南文化新讲”活动,还有一个特别的环节。《牡丹亭》作为一代巨著,被全国各剧种多次改编演绎,当中也有岭南的粤剧。为此,活动特别邀请了星海音乐学院教育部普通高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(粤剧)传承基地的师生们,为观众现场演绎《牡丹亭》最具盛名的段落——《游园惊梦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一节目是师生们为了此次活动,专门创编创排的,融汇了昆曲和粤曲,传统和现代的特点。花腔婉转的唱词,悠扬动听的演奏,淡白素雅的人物造型,让观众领略到了杜丽娘和柳梦梅亦真亦幻,至情至性的浪漫爱情。


对谈:戏剧的雅与俗


钟哲平:莎士比亚的戏剧似乎是悲剧更多,而汤显祖笔下的爱情故事,最终还是安排了大团圆结局。王国维说,中国的戏曲小说,始于悲者终于欢,始于离者终于合,始于困者终于亨。汤显祖把美好的夙愿寄托于笔下人物的悲喜,这是否中国文人常见的创作心态?

周松芳:首先在文学史上,无论中外,悲剧确实是更感人更动人的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悲剧更能打动人的心弦,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这与社会心理有关系。

第二,虽然大家都认同这一点,但西方人能直面这一点,而中国人不太愿意。中国说“礼乐”,最后还是回到“乐”上面来,所以要安上一个大团圆的结局。

第三,这也是市场的需要。古代的戏剧,除了少数的宫廷剧团之外,绝大多数都是面向市场的,市场上需要这么一个东西,就像现在看电视剧一样的,一样也是大团圆的结局,男女主角不能太悲了。

回到《牡丹亭》来讲,我的理解它这个大团圆的结局只是一个勉强的面纱,本质上汤显祖认为它就是一个悲剧。它结局怎么结的?杜丽娘的父亲一直不认可,从头到尾不认可,不认可他女儿的还魂,不认可他们之间的爱情和婚姻,最后皇帝出来,强行安上大团圆的结局,但是从他岳父的心里是没有接受的。强扭的瓜会甜吗,会幸福吗?总而言之这个大团圆是强行安上的大团圆。

 


微信图片_20211130172841.jpg


钟哲平:粤剧对于名著的改编向来很灵活,往往趋向于世俗化和才子佳人化,而淡化历史感。名著入戏曲、入说唱,大大增加了名著的传播性,不再局限于案头文学,不再局限于文人士大夫之中流传。但也有人反对戏曲对于名著的改动,比如龚自珍就很反感“文人珠玉女兒喉”。如何看待这种戏曲与文学的普及性与深刻性之间的取舍?

周松芳:我觉得我们要时时致敬原著,回到传统,但改编也是必须的。一方面你要随着观众、随着时代、随着地域而变,为什么说必须?从汤显祖时代开始,汤显祖写这部著作首先面对的是弋阳腔,也就是高腔的观众,其实它是不太适合昆曲的。其次他写的时候,虽然他懂戏,但是有时候情之所至会出律,不会按照格律来。尤其是《牡丹亭》,因为《牡丹亭》对他来说太重要了,寄托了他一生的情怀,所以他在创作的时候是当诗句来写,情感是第一位的,表演是第二位的。他说过这些演员老是不能理会我的意思,所以我要“自掐檀痕教小伶”,我要亲自来教他们,它太雅了,太深刻了。他还说我宁愿“拗折天下人嗓子也不改”,他针对昆腔要改他的东西,他就反对,他说我宁愿“拗折天下人嗓子”也不欢迎你们改。

后来我专门问过一个研究曲谱的师妹,她说昆腔也在调整,也在变。任何一个东西都是有发展的。所以我们要从发展的视角来看,完全按照昆腔就没法演,但是这么好的一个剧本不演可惜了,所以改编是必须的。

但历史上确实有些不成功的东西,对作者不够尊重,对原著不够尊重,因此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尊重原著。


嘉宾简介


640.webp (3).jpg

主讲嘉宾:周松芳


文学博士、文史学者、专栏作家,中山大学非遗中心兼职研究员。出版学术专著《汤显祖的岭南行:及其如何影响了〈牡丹亭〉》《岭南文化读本系列:岭南饮食文化》《自负一代文宗:刘基研究》等。


640.webp (4).jpg

主持嘉宾:钟哲平


岭南文化学者,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作家,《广东音乐研究》编辑,星海音乐学院“教育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(粤剧)基地”兼职研究员。著有《粤剧的四次绝处逢生》《粤韵清音——广府说唱文学》《粤人情歌——百年粤剧文化札记》等。主持“粤剧学者沙龙”和“粤剧记忆访谈”项目。


粤曲《游园惊梦》演出团队
撰曲:陈锦荣
编曲:谢欣然
杜丽娘:戴晓静
柳梦梅:伍家辉
头架:陈美力
掌板:朱俊杰
扬琴:郭佩丽
琵琶:李君熙
竹笛:李源锥
小锣:梁倩瑩
下一篇文章:
点击右上角
发送给好友
分享到朋友圈